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正鹏的博客

记录《中国字典》编辑中的故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现任:美国新能源学院终生名誉校长兼艺术院院长,全球华人铸神鼎祭黄陵组委会委员,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旅游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,《中华建筑报.建筑艺术与文化》副主编,中国字典总编辑,中国汝帖鉴赏主编,作家与读者执行主编,中国书画研究院王正鹏美术工作室负责人,《作家报》特约主编,《画家作家》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,《中国书画名家》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,画家作家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雾重庆  

2014-03-02 22:47:21|  分类: 诗词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雾重庆 - 王正鹏 - 王正鹏的博客

 

雾重庆

王正鹏(土家族)//摄影

从歌乐山的白公馆看重庆,重庆是雾茫茫的。从歌乐山渣滓洞看重庆,重庆是雾茫茫的。

如果不是罗广斌、杨益言合著的《红岩》,我不知道有个小罗卜头,不知道有个江姐,不知道有个许云峰,不知道有个华子良,不知道有个双枪老太婆……

我先是从《红岩》上看到了重庆,重庆的天是明朗的,一杆杆的五星红旗插满了重庆的大山小山,十分的明朗。

1967210早上,《红岩》著作者之一的罗广斌跳楼自杀,他不是在1948年渣滓洞集中营跳楼自杀的。罗广斌与杨益言都是在1948年被国民党囚禁在中美合作所的渣滓洞集中营的幸存之一,他们了解渣滓洞集中营,他们说了真话《红岩》。当我看到罗广斌跳楼自杀了,我看不清楚了重庆,重庆是雾茫茫的。

周恩来有这样一段话,他说:“重庆真是一座谈判的城市,从西安亊变到现在,差不多十年了,我一直在为团结商谈而奔走于重庆与西安之间,谈判耗去了我现在生命的五分之一,我已经谈老了!多少为民主亊业努力的朋友却在这样长期的谈判中走向监狱,走向放逐,走向死亡,民主亊业的进程是多么艰难呀!我虽然将近五十之年了,但不敢自馁,我们一定要走完这最后面又艰苦的一段路。”,在周恩来看来,重庆也是雾茫茫的。

 

在重庆菜园坝的一家苍蝇餐馆里,我听到这样的话,苍蝇没有恐惧,苍蝇没有恐惧感,苍蝇不懂政治,反正现在的秩序赶不向上前年了。所谓苍蝇餐馆,就是比较小而且遍地都是的一种餐馆,这是重庆人的特指。苍蝇餐馆可以接纳各式各样的人,苍蝇餐馆老板的言谈是城市秩序的风向标。

老人常说:少不入川,老不入广。广东是个拚搏进取的地方,老年人就不必再到广东折腾了;而四川(包括重庆)是个安逸散漫的地方,风气不利于年少奋斗的人。我介于这两者之间,既看不见重庆人安逸在什么地方,也看不见重庆人折腾在什么地方,渣滓洞仍然开着,因为连日下着雨,渣滓洞集中营那些囚室从雾中透出阵阵腥气,血在滳,苍蝇餐馆老板在谈。

重庆朝天门码头,是一山起伏,双江环抱的地方,对于一根扁担—串尼龙绳就能担起一家人梦想的棒棒客来说,往年是棒棒客云集的地方,这里是棒棒客赖以生存的地方。他们随雾而来,他们随雾而去,没有人说话,棒棒客永远去了。我本想到朝天门码头去看看棒棒客的,但除了一个沿江边行走的渔夫之外,山水相接的朝天门码头没有了棒棒客的梦想,棒棒客的轮廓永远是遥远而朦胧的……

 

雾重庆 - 王正鹏 - 王正鹏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